大红袍大红袍百科武夷水仙茶

什么是老枞水仙?老枞水仙“奇”旅

摘要:老枞水仙同武夷水仙和大红袍、武夷肉桂一起,是闽北乌龙茶的代表,是武夷岩茶的当家品种四大名枞之一,也是武夷岩茶的传统优质品种。老枞…

老枞水仙同武夷水仙和大红袍、武夷肉桂一起,是闽北乌龙茶的代表,是武夷岩茶的当家品种四大名枞之一,也是武夷岩茶的传统优质品种。老枞,顾名思义,树龄老,一般指生长50年以上。常见有正岩老枞水仙与高山老枞水仙,售价不下千元。

老枞水仙

老枞的外观条索较粗壮,呈油亮蛙皮青色。条索紧结沉重,叶端扭曲,色泽滑润暗沙绿。香气浓郁,有一股很幽柔的兰花香,有的则带乳香和水仙花香。滋味醇厚回甘,汤色清澈橙黄,叶底厚软黄亮,叶绿朱砂红边或红点,既“三红七绿”。

老枞水仙的枞味,主要有三味:木质味、青苔味、糙米味。

足火岩茶口感请教! 虽然家在武夷山周边,但最近才迷上岩茶,经常上论坛看大家的品感,也在学院向各位前辈学习,知道了很多,也买过好多岩茶喝,有水仙,有肉桂,也有大红袍。但我喝起来怎么感觉都一样,没什么区别,肉桂没喝出高香,水仙也没喝出大家说的爽滑,红袍也差不多,只喝到了火味。刚开始以为是买到假茶差茶,所以最近买了点戏球名茶的足火水仙,看报道戏球茶也算很有名的了,可是昨天泡了喝,还是只有火味,一点大家描述的水仙特征都没喝到,太郁闷了。所以在这里向大家请教:

1、足火茶没有退火时是不是都只有火味,喝不出其他口感?也喝不出品种差别?

2、没有退火时是不是没有花香果香只有火香炭香?

3、足火茶要多久能退火?没退火能不能喝?如何看出有没退完火?谢谢大家了!

老枞水仙“奇”旅

近年来,随着老枞水仙的日益火热,究竟如何定义“枞味”一直困扰着广大荼友的心。在质量专业高级工程师、国家一级高级评茶师陈郁榕看来,真正的枞味应该是木质香。为了让我们感受这种香气,她特意找来了两款特点明显的老枞水仙让我们品饮,其中一款老枞醇厚且独特的韵味,贯穿始终的腐叶气息仿佛引领饮者进入深山老林。大家纷纷对这款老枞的生长环境做出各种猜测,于是陈老师决定,带我们前往武夷山实地考察。

暮春时节,三个月的期待终于落地,一段关于奇特的老枞水仙之旅正式拉开序幕。陈老师带着我们一行人前往武夷山拜访这泡老枞水仙的主人,今年80岁高龄的老茶人陈鸿棉。

草木本有心

我们刚到陈老家楼下,就听到楼上传来洪亮的声音:“这不是我们家小陈嘛!”接着是一串爽朗的笑声。应声抬头的我们,看到有个老人家在天台。“是我来啦!”陈老师一边笑着应答一边带我们拾阶而上。

老人家的女儿陈容和女婿暨文富都在,大家坐在一起,边喝茶边听陈鸿棉老人把他和武夷茶的故事娓娓道来。

陈鸿棉出生在一个茶叶工头的家中,父亲曾经长期承包武夷山的茶山,武夷山第一个茶叶研究所的工头就是他的父亲,陈鸿棉因此很早就开始学茶。但天有不测风雨,在他很小的时候,父母亲就先后离世,此后便被寄养在堂哥家。

幼年的苦难并没有打垮他,反而让他越加坚强。他在堂哥管理的厂里积极学习做茶,也跟着武夷山泰斗式的审评师陈书省审评。他这一辈子都不抽烟,就是受了陈书省的影响。随着对茶的了解,成年后的他对茶更是如痴如醉,为了找到好的茶园,他常常只身进入深山之中,有时候在山中天黑错过了返程时间,他就把自己装进蛇皮袋里,睡到天明。

好学且善于思考的陈鸿棉在制茶生涯中不断挖掘好茶的成因,总结出一套独特的茶园管理和制茶心得。他说:“茶叶看似平凡,但是关于它的学问一辈子都学不完。茶树是有生命的,你要用诚心对待它,尊重它的习性,它才会用最好的滋味回报你。做茶在我看来可以比作语文,数学有很多条条框框可循,你错了就是错了,但是语文没有,我们几千年的文化,有几个敢说自己都懂了?茶叶也是一样的。”

陈鸿棉认为好茶的首要条件便是生长环境。他很早就开始在山中寻觅,他认为四周被高山环绕,留一处开口的朝南“谷斗”型(即簸箕)最有利于茶叶的生长,而且周边的植被必须茂密,才能给茶树提供充足的漫射光。茶圣陆羽说茶树最宜“阳崖阴林”,指的就是这种朝阳山坡树荫底下。所以陈家的茶园都很分散,都是采用小面积种植的方式。陈鸿棉也从不修剪自家的茶树,这虽然极大地提高了采摘成本,但是滋味绝对优于修剪齐整的茶树。

如今家中做茶的大小事情几乎都慢慢移交到下一辈的人手中,但是耄耋之年的他到了茶季,每晚也都要盯到凌晨一两点才能去安睡。“做茶一辈子,已经习惯了。做茶的秘诀在于看青做青,这当然是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极难的事。特别是老枞水仙,因为树龄大,叶片薄而水分少,对导青和后期的发酵保水都有极大的讲究,往往就是细节没掌握好,一锅茶都废了。”

提到老枞水仙的滋味,陈鸿棉强调老枞的首要是木质香,然后是环境赋予的滋味,正岩的老枞水仙带着坑涧的味道。老枞水仙想要出枞味,一定要生长在土质层比较浅的环境。“老枞水仙树上往往会长“白菇”(当地土话,一种寄生植物),看上去好像很衰老的样子,就像我这样,上了一定年纪会有老人斑,树老了也会有斑。”说着老人家又笑起来,仿佛在打趣另一个老朋友。

近年来,老人的茶越来越被认可,全国各地都有人慕名请他教茶,他还曾经受邀前往韩国讲学及考察韩国茶园。提及父亲各地教茶的经历,陈容回忆起他们在信阳的一段小故事。原来5年前,信阳当地曾有人找陈鸿棉前往,想用制信阳毛尖的茶树品种来做乌龙茶,由于当地采摘的茶叶是一芽一叶,用来制作乌龙难度极大。陈鸿棉便迅速调整思路,用自己过硬的技术做出让当地茶农非常满意的香气和滋味。陈容很佩服父亲当时的勇气和魄力,“真只有我父亲冒险这么去做。”

今年是陈鸿棉在信阳教茶的第五个年头,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培养出一批徒弟,让他们再去带领别人。对于陈鸿棉不远千里的免费传授,当地很多茶农很感恩,也有人问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,他回答道,希望你们下一代可以不用为别人打工。

一颗求真、善良的心,成就精益求精的好茶……

慧苑深处觅老枞

第二天早上9点半左右,暨文富开车把我们送到水帘洞景区的路口。陈容系好斗笠,提了一把刚磨了刃的柴刀,带我们朝章堂涧走去。

暮春的武夷山,阳光明媚,行走山涧,目之所及,皆是鲜嫩的翠绿,仿佛能掐出水来。茂盛的枝叶随意地把阳光裁剪成碎影,洒落溪涧,落满石径。踏着斑驳的光影,我们一路前行,随处可见依山势而植的茶枞。肥壮的茶芽早已探出了头,在蓝天的衬托下,与乌黑的山岩峭壁构成明丽的画幅。

20多分钟后,慧苑禅寺那标志性的灰墙黑瓦立在了眼前,慧苑坑到了。一般游客到此就止步了,然后经双悟桥去往流香涧、倒水坑、九龙窠一带。然而,对于我们的行程来说,这里才是真正的起点,因为陈家的茶园大部分在慧苑坑深处。

“慧苑就是岩茶核心区的‘全球通’,要到几个著名的山场,像牛栏坑、竹窠、鬼洞、走马楼等等,基本都绕不开慧苑。”陈容的比喻很贴切。在杂草与石砌的梯壁之间,露出了一条狭窄的土路,确切地说,这条羊肠小道是茶农踩出来的。

沿途的风景一路变换着,时而荫蔽幽深,时而开阔敞亮。最讨喜的就是时不时跳进视野的山花,橙红的杜鹃、雪白的刺花、鲜黄的蒲儿根、深紫的山紫藤……不断犒劳着我们的视觉和嗅觉,让人忘却了疲惫。

不知不觉地,我们已经走了1个多小时。当空的艳阳晒得脸颊有些发烫,山路也愈发陡峭起来,有些地段几乎不能叫作路,是接近于垂直的大岩石,完全要靠腿的力量把身体牵引上去。有人揶揄道,这才叫“爬山”。陈容说,所幸我们是在晴天上山,如果下雨,旁边的溪水就会漫出来,又湿又滑,很危险。这段路叫“天角”。

对于从小就跟着父亲做茶的陈容来说,这种路是再也熟悉不过的了,三两步,轻轻松松地就上去了,就跟走在平地差不多。在茶季的时候,她一天最多可以走两个来回。

经过一小段汀步,视野就变得开阔起来。一座线条颇为柔和的山岩矗立于一片翠色中。“这座山头叫卢秀岩,过了这里,离我们家茶园就不远了。”走在最前面的陈容停了下来,用手揩了揩额头上的汗说。“我们就在这里稍微休息下再走吧。”

我们攀上一块平整的岩石坐下,旁边是一泓清澈的小潭。浓郁的草木气息与花香,时不时地随山风洇入鼻腔,顿觉神清气爽。陈容呷了两口水,和我们聊起了家里的茶园。

与武夷山许多做茶的人家不同,陈家的茶树多是不成片的,一枞一枞散落在山涧里的各种犄角旮旯。到了采茶的时候,这样的茶园可让采茶工吃尽了苦头。尤其是在茶叶统购统销时代,茶并没有现在所推崇备至的“山场”概念,全都是按照收购站的等级标准来定价,陈家明显很吃亏。“我爸种的茶非常分散,而且都是在很偏的地方,路难走,量又少,有的地方就只有几棵(茶树)。一季(茶)做下来,没卖几个钱。”当时,家人都很不理解陈鸿棉的作法,觉得这样吃力不讨好,“有时候甚至都想干脆不做(茶)了。”

“后来,我们也慢慢能理解我爸了。”陈容一边说着,一边招呼大家继续前行。 “他是对的。”

我们此行的终点叫“黄挂岩”,也就是那款被陈郁榕形容为“有特殊香型”水仙的源头。从卢秀岩到黄挂岩,还有40多分钟的路程。沿路,我们经过一段很适合练胆的“鸟道”。这段路完全是从岩壁凿出来的,逼仄得仅容一个人通过,脚边就是10多米深的悬崖。

“如果挑茶青下山,走到这里,就要提起十分精神。一担茶青有百来斤重,要是再加上雨天,就很难走了。去年就有个采茶工不小心滑了一跤,跌了下去,辛辛苦苦采的青叶全丢了,还好人被下面的树勾住,才没事。为了避免危险再次发生,文富请人把路又凿宽了五六公分,会比以前好走些。”

听完这番话,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句诗:“得知百万亿苍生命,堕在巅崖受辛苦。”每一片茶都来之不易,唯有惜福才是。

我们如履薄冰地走完“鸟道”,又路过一片呈“宝瓶型”的茶园,进入一片葱茏的林地。林间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落叶,有些地方还长着密密的青苔,加之忽高忽低的地势,很容易打滑。下雨天,就更不用说了。

感谢天公作美,一路的好天气让我们顺利地穿过林地,抵达黄挂岩。陈家的茶园就在黄挂岩下。黄挂岩,形如其名。“你们看,上面的岩壁像不像一件黄色的绸缎挂在那里?但是.知道这里的人并不多。”陈容指着茶园上方一面裸露的岩壁说。顺着陈容的指向,目及的岩壁凹凸起伏,确有绸缎褶皱的质感。

我们猫着腰,钻进茶园。一进来,就感到一股浓浓的潮湿又带着点草木朽烂的气息,扑面而来。茶园并不大,从地势上看,似乎是在一个山坳里,周遭都是蓊郁的林木。后来,陈鸿棉告诉我们,这片茶园的地形就是父亲说的类似“谷斗”的山型,三面封闭,一面开口。也就是说,进入茶园的通路为开口,往前、往两边都没有路可通。

园里栽植都是水仙,树龄都在60年以上,足足有一人多高。有些虬曲的树干上长满了一片片地衣、苔藓之类的寄生物,像老茧,又像瘢痕,一副饱经风霜的模样。树下的落叶很厚,冒着许多新生的杂草。

在陈鸿棉看来,老枞茶树,经年累月的生长,主根已经扎得很深,侧根也较为发达。因此,在锄草的时候,要十分注意,通常只除面上的草,而不能深锄。如果挖得太深,很容易伤到侧根,“等到明年,老枞很可能就不是老枞了,‘枞味’就没有了。”

茶园边的坡地上斜放着几株砍断的茶树,枝干上苔藓历历,我们的脚步不觉慢了下来。为何老枞要砍掉呢?陈容看出了我们的疑惑,解释说: “我们每年都要砍掉一些。茶树不是种得越多越密越好,多了太密会影响到水和肥料的吸收,进而影响到茶汤的厚度。”

钻到茶园背后,是一片茂密的林子,除了三五株茶树外,就无路可走了。我们在一条小溪流边上坐下,吃些干粮。溪水潺潺,伴着鸟鸣虫叫,汇成一首轻快的协奏曲。山间午后,深邃而幽静。

阳光,透过树杪,变得柔和。微风,时不时送来一阵阵杂糅着莒蒲和茶叶的清香。此情此景,不禁让人想起当时陈老师对两款水仙的评语:“清则幽远,锐则浓长”。这是一种悠长的韵味。

细品陈家茶

那天在陈老师的带领下,我们对两款茶进行了多达12道的品鉴。两款在每一水的内质上都展现了丰富而饱满的口感,特别是带有“腐叶味”气息的那款,持久的厚度和谜一般的气息极其独特。陈老师一直让我们思考如何更好地形容这种味道,我们最终只能以“奇特”来为它命名。也许陈容在茶山上的一句话可以很好地为这款茶做总结:“最后沉淀下来的是环境的味道”。

以下为陈老师对当天两款茶品鉴的简要报告。

花香老枞

干茶:条索壮结、色泽乌油润兼蜜黄、带宝色。

内质:一至五水,水中花香馥郁、棉长、细腻,滋味醇滑、甘鲜带骨鲠;六至十水,花香持久,滋味始终保持幽香棉长特点,气味清和甜爽带骨鲠。

叶底:叶底软亮、匀齐。

“奇特”老枞仙

干茶:条索壮结、色泽乌润带宝光。

内质:一至五水,水中兰花香奇特幽长、带腐叶气息,茶汤酽浓带骨鲠;六至十水,水中花香持久、水感奇特、棉柔、幽长,岩韵显,耐泡度强、滋味稳定,余味悠长。

叶底:柔软、匀齐、有光泽。

2015-6-18 19:52

武夷岩茶茶痴

没有权限看!

2015-6-18 20:48

x_uwei

1.没有退火的茶前两水火功味道会比较大,之后就没有了,好的足火茶在前两水火功过后,花果香会显现。足火茶的山场和工艺特征较明显,品种特征相对弱些。
2.没有退火的茶也会有花果香,只是会被火功香压住,表现不明显,火功过后香气则会显现,当然这是对有香气的岩茶而言,没有香气的,不管什么火功,还是没有香气。
3.退火时间因茶,因储藏条件而异。火功是否退,通过喝和闻都可以判断,只看则看不出。

2015-6-18 21:14

竹影

没有退火的茶,喝多了会上火,

2015-6-18 22:18

岩茶专家

我这么觉得没好茶喝会更上火

2015-7-25 23:27

九头乌鸦

有空的话,把你买的岩茶发图晒晒看

你买的一般都是什么价位的,好的茶大部分价位会高一些的

你感觉都差不多,可能喝的都是一个档次的茶,所以都差不多

比如你喝的水仙有感觉有青苔味吗?

如没有或很淡,可能都是外山的水仙

可以试试南苑的老枞水仙,绝对可以让你感觉相见恨晚的

2015-9-9 20:45

emule2k

南苑肉桂确实有其独到之处!老枞水仙到还没有喝过

2015-4-21 22:49

逍遥郎

版权声明: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转自www.egoll.com(金骏眉茶叶门户网)。如果金骏眉茶叶门户网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直接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。
"鉴别真伪、购买试用装,开店加盟,学习交流"请加老侯微信:13859366756

金骏眉红茶客服微信号微信号:13859366756 金骏眉茶叶客服QQ号QQ号:5131798
大红袍百科
如何区分水仙茶的老枞味、岩味、水仙味 茶壶就是用以泡茶的器具。壶由壶盖、壶身、壶底和圈足四部分组成。壶盖有孔、钮、座等细部。壶身有口、延(唇墙)、嘴、流、腹、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