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红袍大红袍百科大红袍知识

古树、老丛,老茶的江湖玩家

摘要:老茶江湖中,“带头大哥”首推普洱茶。这与东南亚与港台的饮茶历史有关,当年很多普洱茶作为茶楼饭馆里最常见的饮品,谁也没料想,它就上了枝头成了凤凰。在这些地方,留下了为数可观的陈年普洱。

有人说,茶也是被“玩坏”的,所以老茶成了一处江湖,有各类门派,各式功夫,各种玩法,有风声鹤唳有繁花似景,可谓乱花迷人眼,斑斓浑世相。时间是“古墓派”,茶是“小龙女”,似乎只有经过这样的修炼,功力才会迥于常人。

香港的老茶人都说,玩老茶要“有钱有闲有文化”。玩老茶,是畸高的价格,是放弃香气而沉淀的滋味,它可能是与时间的对话,也可能是与沧桑的“触电”。喝老茶,最适合听蒋捷的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……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悲欢离合总无情,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”。

什么茶都奔“老”

老茶的价格,没有最高,只有更高。2010年底,同庆号的百年龙马圆茶经嘉德拍卖到一筒134.4万元人民币。到了2013年11月19日,嘉德拍卖行将另一筒陈期约百年的福元昌圆茶的价格拍到了1035万人民币。

这两年的茶博会,经常会出现老茶的拍卖,有真金白银地拍,也有相熟的“托”在“给面子”,总之,那不到一斤的老茶就卖到了几十上百万元。

老茶,超越“大V”的风光被人拥趸,价不可攀。哪怕人们对老茶知之不详,哪怕市面鱼龙混杂,但老茶就是那样“傲视群茶”、高高在上。

从北京、上海的各类茶会所,到广州茶叶城以及周边的收藏家,到成都的古玩市场上,都可以见到老茶,见到老茶方兴未艾的热闹之态。

大红袍老茶树

老茶江湖中,“带头大哥”首推普洱茶。这与东南亚与港台的饮茶历史有关,当年很多普洱茶作为茶楼饭馆里最常见的饮品,谁也没料想,它就上了枝头成了凤凰。在这些地方,留下了为数可观的陈年普洱。

如今要和香港某著名普洱玩家喝一次茶,“茶位费”要一万元以上。喝的过程中,还需要尽量虚心谨慎。

许多文艺大师也成了喝普洱、藏普洱的高手,某某号,某某庄,随心情喝,高兴了排排名。讲起老茶来,俨然就是一茶学博士。

谈起老茶,可不要以为只有普洱,还有普洱中提炼出来的精华——普洱茶膏,并且是清朝的!只按克卖。老茶膏的滋味未必人人习惯,不过大多数人是没有机会喝到的。

普洱古树

除了普洱和它的衍生品,谈起其它门派的老茶,那就是红绿黑白青都一齐上阵了。圈子里,很多的老茶玩家,会变魔术般地请出稀有的老千两、老六堡,或被誉为“圣茶”的老安茶等等。玩家手上箱底内还有陈放着数十年的岩茶、各地乌龙茶,甚至是数十年的红茶与绿茶。

认为“七年白茶就是宝”那简直太OUT了。二三十年的老白茶那才是我们玩家的标配。

或是因为老茶过于珍贵,喝老茶的形式也就变得更加讲究。比如,喝老茶要静坐,或一边背诵卢仝的七碗茶诗,或一边以某种“运气”的方式来加以体验。

台湾某会的茶行在中国内地各城市有加盟店,多由会长的“忠实粉丝”经营,喝的老茶陈期一般在30年以上,在特殊时候甚至能喝到上百年的老茶,茶行内的器具特别定制,据说连茶具都很有灵气,茶与紫砂壶是严禁触碰的,品饮氛围那是相当严肃,要求默语、静坐,茶歇时间共同唱诵禅曲。这般饮茶的氛围,有人甘之如饴,有人如坐针毡。我们在雅集上也可以遇到老茶,此时喝的老茶讲究风雅,甚或用到千年前的唐琴、宋琴;或者要有禅者的开示,要有风雅的花与画。

就连茶博会上也会举办老茶的鉴赏会,来自新加坡、马来西亚,以及中国台湾、香港的知名老茶人亲自出场,每款老茶都有它背后的故事,尽管入席价格不菲,但奢华之饮魅力大大。

功耶过耶?

台湾的老茶拥有者,相信是老茶特殊养生功效而引其追捧的,比如有人喝完老茶而使经络畅通从而排掉身体结石的例子。

这些案例的真假需要有亲历者才会知道,而相关的科学研究也滞后那么一点点。

根据专业人士出具的数据,找了半天,发现老茶的物质成分中,就黄酮类在增加,而儿茶素类与咖啡碱等主要成分却明明越来越少了。这种数据分析有点在打老茶的“脸”。是什么促成老茶的独特的口感与极为特殊的功效呢?是什么成分可以让老茶入口即化,对身体更有助益?是胡说八道,还是科研滞后于现实?我们需要用一些年来等待结果。

没有人会把价值不菲的老茶轻易示人,年轻的茶客难以体会老茶的魅力,能够消费得起的人也少之又少。

这几年,国内也出现不少“很牛”的玩家,他们称自己的“口粮茶”就是四五十年陈期的“红印”、“绿印”,此时,“屌丝”小小翼翼地捧上自家视为珍宝的“八八青”、“小白菜”,玩家就会从鼻腔里发出“嗤”一声,吓得“席丝”立马要找地缝钻下去。

称得上玩家的,大抵在不大的一个圈子里,也有许多内幕,大家心照不宣。

台湾的玩家,有自己的老茶庄或会馆,也不缺一大批来自中国内地的粉丝。上世纪90年代初,台湾的老茶人就来到云南茶山订制自己的茶,而云南人也从一开始的排斥老茶到无可奈何接受,直至成为老茶的营销者。

大陆更多是受到港台的启蒙,在如饥似渴中,接受这一波老茶的教育并投身潮流,开始了更广阔的实践。

数年前,大陆就已经进入“全民收藏”的时代,许多爱茶人的家中会收藏几十上百件的茶叶。今天,这样不到一吨的收藏级别,都不好意思称“藏家”了,如果有机会到东莞、佛山、番禺一带走走,才会发现那些拥有千吨级藏茶的人,那才叫“玩得大”。

实际上,内地收藏老茶的习惯并不是从这几年才开始的。将视线投向福建与广东的民间,就会发现有“高手”。“高手”们早就有存放了几十年的老茶。闽南安溪,人们会将传统工艺的铁观音存放于小罐中;闽南永春的茶农会将老佛手茶存储在谷仓里;闽东的福鼎会将白茶收藏于灶台边,这些陈茶多用于小孩痢疾或发热时的解毒之用。

当然,民间“高手”们能够留下来的老茶少之又少。如果他说有很多,那就应该打上一百个问号。

那么,我们能够喝到的老茶是从哪里来的呢?

古树普洱茶茶汤

许多茶厂的老厂长直言不讳,“都是我们当年卖不掉的茶”。

国内现在能够留下来的老乌龙、老白茶也很大一部分是依赖各省茶叶进出口公司留的一些尾货。风水原来真是轮流转的。

老茶真的是越老越好吗?“颜值”难道不应该和时间成反比吗?

答案是:陈期再老,茶如果受潮发霉也无益于健康。

我们需要知道,一款好的老茶必须具备哪些条件。

理想中“高大上”的老茶,必须有好的底质。所谓好底质,首先够天然,其次内质丰富(最好是正岩茶或普洱的大树茶),最后还需要有够传统的工艺,才能给茶留下后期转化的空间。

理想中的老茶,仓储一定要干净,不能受潮发霉,不能受到异味的侵蚀。如果再挑剔一些,还追求良好的仓储环境,有益的微生物菌群参与的后发酵,才能让茶有足够美妙的转化。

理想中的老茶,就像品德高尚的“白富美”,少之又少,难遇亦不可求。这样的老茶,真的可以当成信仰来虔诚供奉了。

不要相信那些唾手可得的老茶,动不动就砸上一块“清光绪”“满汉美食”,一定不是天上掉的金砖——事实上这些老茶砖常会跑到香港某个不为人知的拍卖行镀一下金。你愿意成为“路人甲”被砸中吗?

就算是某些“老茶图经”中记载的老茶,你按图索骥寻找,也可能找到的是癞蛤蟆。即使有幸找到了几乎一样的外包装及内包装,也请不要忘了去辨别它的内质与仓储的干净度,甚至需要恶补一下化学兼物理知识以学会鉴别那些“低温低湿”、“高温低湿”的新工艺。没有一双慧眼,没有足够的品鉴功力,其实是连新茶都玩不懂的。

与时间赛跑的古树

等老茶要耗上一辈子,等古树茶当然更长。还好,我们有现成的。

因为一百年称一个世纪,加之人生亦难逾百年,故所称古树茶也多以树龄过百年为标准。

百年漫漫,茶树需要与干旱洪涝、冰霜酷暑,甚至是战火人祸赛跑。每一棵存留下来的古茶树都极为不易,它们见证了帝国兴衰,见证了人世奇幻,它们是幸运儿。

云南,是古茶树的王国。稀有的古树茶“闪闪发光”,声名远播,全民热捧,借由它,普洱茶才如火如荼,闻名宇内。云南古茶山每一年都会有新闻,从树龄到山头主义,从拼配到单株玩法,从农家烟火味到复古或创新工艺,从资本到品牌,故事比山路还要多还要长。

不要单恋“一枝茶”,邻近云南的贵州、广西、四川,甚至到广州、海南、湖北、湖南各地的茶山,都可以找到“豪迈”的、高达十米、胸径超半米的野生古树茶,虽然它们暂时不为人知,但凡了解它的人,多会爱上它。

贵州的习水,以前都不曾听说此地有什么茶,人们幸运地发现了野生古茶树,再经由资本投资、茶人监制,这一处的野生古树茶,据说已经进贡给丹麦王室,其市场价格高达万元。

有点神秘的四川,更不缺乏神秘的古茶树。分布于大邑、青城山、大凉山一带的野生枇杷茶,茶树高可达数丈,以其芽头制成的红茶,滋味醇厚,果吞密实,其价格亦不菲,引得台湾来客纷纷投资开发。

中国最南的海南岛,神奇的五指山上,亦散落着大量的古树茶,找这些古茶树,要与蚂蝗和毒虫做一下斗争,然后在原始深林密处,才明白几百年时光其实也就是这样。喝到这些茶,才知道什么叫做原始自然的腥香与清甜。

广东的英德县,所产英德红茶(不是英国和德国的红茶)醇厚浓强,此地山坳里亦散落着十多米高的野生古茶树,所制红茶尤为清甜,被视为珍稀之品。

湖南安化的黑茶与广西的六堡茶,原产地还可以找到一些树龄颇老的古树,虽然为数不多,人们也是“醉”了。

古茶树以高傲的身躯俯瞰万类霜天,它们超越了百年的极限饮风汲露,有“情怀”的人们渴望将阳光与土壤的精华萃集在一杯之内。

荒野岁暮老丛茶

老丛是相对于乔木古树而言的,灌木茶因为从根部就开始分叉,所以用丛生的方式来展示它的苍老。

广东潮州有很多老茶树,既不是乔木,也不是灌木,人们把它称为“小乔木”。单就乌岽山,就有数不清的老茶树。老茶树中最贵的,当然是某一类品种的母树茶,动辄几万元一斤,由此越加名扬天下,其独有的香气与喉韵,就是它颠倒众生的魅力。

知名武夷山的老丛水仙、老丛菜茶和一些品种的母树茶,占据了武夷山的风水宝地,轻轻松松度过了上百年的光阴,在丹霞胜境,仙姿美妙。武夷山的老丛被誉为“一罐难求”,细化的茶汤加上迷人气韵,“看,我有木质香”,这真是岁月给予的荣耀。

武夷山桐木关的高山上,也还存留着那些一二百年的老茶树,苍虬丛生,根汲岩缝乳泉,简直是“天外”茶树。

在知名的绿茶产区,亦不乏有老丛的存在,有些老丛大得也能“颠覆”你的想象。在浙江,著名的安吉白茶祖,依旧傲立霜雪,造福一方。离千岛湖不远处的鸠坑乡,山间的鸠坑种老丛母树与云雾为伴,茶树够老,叶深叶茂,来五六个人还不一定围得过来。畲乡惠明,更有一棵需要搭建木梯才能采摘的古茶树。

在白茶的故乡,福鼎与政和与建阳等地,亦不乏有“根正苗红”的老丛茶树,以两三个人的高度展现迷人身姿。用这些老丛茶树制成的成品,香气极幽长,喉韵更显。这也怪不得,会喝茶的人总是那么挑剔!

老丛茶树,如风流倜傥的公子,如凌波微步的仙子。古人云:“何言茶茗,此甘露也”,信哉。

版权声明: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转自www.egoll.com(金骏眉茶叶门户网)。如果金骏眉茶叶门户网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直接和我们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予与处理。
"鉴别真伪、购买试用装,开店加盟,学习交流"请加老侯微信:13859366756

金骏眉红茶客服微信号微信号:13859366756 金骏眉茶叶客服QQ号QQ号:5131798
大红袍百科
黄山寻“茶” 武夷山有茶树品种王国之称。据武夷岩茶申请ldquo;原产地域保护产品rdquo;后,颁布执行了武夷岩茶国家标准。武夷岩茶产品…